爱格短篇 致我爱的女孩谁有这篇啊超感动的找不到了。跪求。。。

2019-03-14 05:09

  我记得最后一段是:冬天会过去,白昼又变长,春暖花开时,世间万事万物都在等待她,而他会零落进泥土里,生生世世守望她。我最爱的女孩,祝你一生幸福安康。...

  我记得最后一段是:冬天会过去,白昼又变长,春暖花开时,世间万事万物都在等待她,而他会零落进泥土里,生生世世守望她。我最爱的女孩,祝你一生幸福安康。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个星期前,叶惊蛰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里说一位病人马上要离世,希望得到她的帮助。

  叶惊蛰曾经接受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医生说她需要多与外界接触,于是叶惊蛰报名成为了一名临终关怀志愿者。

  临终关怀是一种专注于在患者要逝世前的几个月内的医疗护理,意在排解病人心理问题和精神恐惧,令病人内心宁静的面对死亡。

  叶惊蛰第一次与金起范见面不是在病房,那天叶惊蛰迟到了,因为听说病人是一位大学教授,惊蛰特意跑了趟书店。当她抱着两本厚厚的小说赶到病房时,里面空无一人。

  昨夜下了一场春雨,路边不知名的野花还凝着露珠,叶惊蛰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她的生日,农历的惊蛰,万物复苏的时节,满眼都是新绿,叶惊蛰在一颗新开的梨树下找到了他。

  金起范在一张长椅上安静地看书,如果不是身上那件蓝白相间的病号服,惊蛰绝对不会把他当作病人。事实上,在看到他时,惊蛰下意识的寻找摄像机——以为是碰上了哪个男明星在医院拍戏。

  他合上书,站起来瞥了惊蛰一眼,冷冷地说道:“我等了一个小时四十三分钟,一个癌症患者可以浪费的时间可不多。”

  “额…但,但是接下来你会面对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医院说你没有家属,你需要一个人陪伴,也许不能减轻痛苦,但至少能消解孤独。”叶惊蛰阵脚大乱,准备了一个晚上的开场白也说得磕磕巴巴。

  这个男人,拥有令人赞叹的外貌以及惊人的履历,十五岁发表SCI论文,十八岁读博士,病发之前在国家高能研究所研究量子动力。这样的天才全国大概找不出第二个,他的人生本应该是完美平顺的,忽然遭遇这样的劫难,任谁都去无法接受。

  叶惊蛰正看着这份档案发呆,忽然从金起范的病房里传来噗通一声巨响,惊蛰赶忙推门进去,见到金起范满头大汗地蜷缩在地上。

  “你怎么了!”叶惊蛰冲过去扶他,金起范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拽住惊蛰的手臂,他痛的话都说不清,在接受这份工作前,叶惊蛰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去面对一个生命的死亡,这一刻,叶惊蛰才明白,面对死亡,她除了吓得大哭之外竟别无他法。

  医生和护士涌了进来,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三四个人将他抬回床上,麻利的按住他的手脚。

  “你出去。”金起范放开了叶惊蛰的手,拼命忍受着剧痛,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打了镇定剂后金起范终于逐渐平息下来。熟睡中的起范褪去了白天的凌厉,温顺的像个小孩,他有着精致到完美的五官,鼓鼓的脸颊让惊蛰想到了她最喜欢的小笼包,刘海凌乱的散在额头,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惊蛰轻手轻脚地替他关掉床头灯,趴在他的床边渐渐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惊蛰到楼下给起范买粥,回到病房的时候金起范已经醒了,并且神奇的将自己打理的清清爽爽,倚靠在床上翻书,又变回了那个英俊逼人的傲慢男人,仿佛昨晚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的人是出现在惊蛰的梦里。

  金起范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书:“马上就要考试了,你们不好好复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虽然是在责备,可语气却少有的温柔。

  一个虎头虎脑的学生将一盆雏菊放到金起范的床头,为了好看还顺手拍了几下,惊蛰注意到金起范掩着鼻子迅速打了个喷嚏。

  很明显,金起范花粉过敏,可又不想扫了自己学生的兴,一边打喷嚏一边拼命的忍着。

  叶惊蛰站在一旁决定帮他一把,于是拉下脸来沉声说到:“探视时间到,病人该休息了。”

  他们前脚一走,叶惊蛰后脚便把床头的花通通抱走,呼啦打开窗户通风,过了一阵房间里的花粉味终于淡了不少,金起范打完最后一个喷嚏,揉着鼻子问道:“花呢?”

  这个问题让叶惊蛰愣住了,想了半天没头没脑的说:“我以前认识一个人,他跟你一样。”

  两人之前的转机出现在一星期后,那天金起范下楼去散步,叶惊蛰在打扫他房间时从他床下翻出一张被丢弃的纸,好像是一份清单,字迹潦草的写着:

  “怎么不可能,你现在的身体还可以走可以跑骂起人来精神十足,那就趁现在去啊,去实现你的愿望啊,我和你一起,真的到了走不动那天在放弃也不迟啊。”

  如果不是金起范,叶惊蛰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坐在直升飞机上穿着全武装的跳伞服在3000米高空盘旋——还时刻准备往下跳。

  “好吧,就算我豁出去跳了,可为什么是你带我?我要专业的教练!”叶惊蛰冷静地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金起范拿出那张清单,用笔划去第一行,然后不分由说的拎起叶惊蛰,哗的一声拉开舱门,叶惊蛰站在门边往下看,顿时头晕目眩。

  她话还没说完,脚下顿时失去了重力,就在叶惊蛰恐惧的大叫时,忽然身体一滞,一瞬间,迅速下坠的势头停下了,狂乱不已的心停下了,耳边的风变得异常柔和,叶惊蛰从来不知道原来世界如此宁静,心也渐渐安定下来,直到一声熟悉的轻笑响起:

  叶惊蛰的脑海中时常会出现一些碎片,比如夏日午睡醒来看到阳光透过的窗帘,比如回家路上捡拾一路细碎光斑,比如奔跑是迎面而来的晚风,比如一个陌生男人温润的眉眼和嘴角的笑意。

  “我不着急了,我已经度过了焦急和恐惧的时期,事实上,我最近一直在想,为什么要执着于寻找过去 ,我的生活应该向前发展。”

  “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想法?两个星期前你还很消极。”他很惊讶叶惊蛰的变化。

  想起下午还有约,叶惊蛰匆匆与医生告别,赶到甜品铺的时候金起范已经等候多时了,桌上放着两份芒果捞。

  金起范掏出清单,利落的划掉第二行,然后挖了一勺芒果:“想试试看是什么味道,硬吞下去只要不碰到嘴唇就行。”

  金起范愣了足足有三秒,他惊愕的表情让叶惊蛰觉得这个问题着实有些轻浮,就在惊蛰尴尬的想要转移话题的时候,金起范回答了她

  看样子金起范的心情不错,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慢慢回忆:“她是我的第一届学生,总是迟到,说来奇怪,她是个很准时的人,连每星期的团部活动都去的分秒不差,唯独我的可天天迟到。”

  年轻的女孩爱上了自己的老师,羞于表白可又心有不甘,只好想这些法子来引起他的主意。

  金起范低头笑了笑,并未否认:“毕业那天她约我出来,这丫头又迟到,我教了她四年一点没改,我在这里等了她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来了,一坐下就埋头吃芒果捞,一句话都不说,我就看着她把那碗芒果捞一点一点吃干净,然后抬起头,郑重其事的对我说了一句话。”

  金起范的眼角带着笑意,眼神是那么那么的柔和,这种眼神惊蛰明白,人们只有在回忆自己最最珍视的记忆时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金起范看了叶惊蛰一眼,微笑着继续说道:

  “我这辈子第一次在异性面前方寸大乱,起身欲走,结果她拉着我不管不顾的就亲上来。”

  边看攻略边吃午饭,小护士凑上来在惊蛰耳边八卦:“我听说,金老师本来是准备跟未婚妻去布拉格结婚的。”

  “是啊,我听师姐说是出了车祸,金老师和未婚妻一起送进来的,车祸倒是没伤着,可检查的时候发现了癌细胞。”

  叶惊蛰埋下头,无端的心里一阵一阵抽着疼。金起范那么爱她,提到她时,眼角眉梢都在笑,那么傲慢的一个人,心甘情愿被她捉弄,她想要做他的妻子,他就给她准备一场布拉格的婚礼。

  医生把头摇的斩钉截铁:“他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胸腔,别折腾了,没多少日子了。”

  护士的声音突兀的从上一层传来,叶惊蛰猛地抬起头,看到金起范的衣角消失在楼梯间,惊蛰下意识的追上去。

  他真的就站住了,面无表情的缓缓回头,仿佛刚才听到的事情与他无关,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惊蛰,不喜不悲,而惊蛰却哽咽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在他身后,一轮新日从海平面升起,在眨眼间金色的光芒铺满了整个海面,刹那天地间清光万里。叶惊蛰将手放在金起范的手心,这一刻,惊蛰似乎没有了任何遗憾,仿佛几千年的悲喜都到家了。

  “如果我没办法走下去了,请你一定要帮我完成剩下的心愿。”这天早上,金起范忽然对叶惊蛰说。

  世间万物都能忘怀,唯有对爱人的眷恋,最难放下。她知道这世上最爱她的男人将不久于人世吗?她为什么不在你身边?

  那时他们坐在路边的一间酒吧里,金起范低头摩挲着酒杯,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只见他嘴角动了动,笑的云淡风清:

  爱是什么?爱不是索取,相反,爱是给予,爱与欲是不同的,你若真心爱一个人,你只会盼着她好,希望她幸福,因为爱是善良和恩慈。

  酒吧里有歌手在弹吉他,金起范走过去与他说了些什么,那歌手竟然给他让座,他接过吉他走到了舞台中央。

  他唱的是《Almost》之前看他将当众唱一首歌列入清单时,惊蛰还以为他五音不全想要挑战自我,没想到他的声音是如此醉人。

  惊蛰慌乱的低下头,忽然里面传来一声惊呼,叶惊蛰奋力拨开人群,看到金起范倒在了台上。

  “请打开那扇窗栅栏的门静静的站着,像花朵那样安眠,你将在静默中得到太阳,这就是我的祝福。”

  叶惊蛰的记忆有段空白,医学上称为“逆行性遗忘症”,惊蛰忘掉了生命中一些很重要的东西,那些记忆像变异的癌细胞,被一刀切除,很长一段时间,惊蛰都生活在对自己的怨念中。漫长的一生,每个人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的带来痛苦,有的带来喜悦,而叶惊蛰什么都没有,一个没有根基的人,外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她对自己丧失信心。

  与其说叶惊蛰在陪伴他,不如说金起范在帮助叶惊蛰,叶惊蛰陪他结束了他的生命,金起范帮她开启了她的人生。

  在飞往维也纳的三万英尺高空中,朝阳洒在叶惊蛰沉睡的脸上,于是他忍不住吻了她。

  冬天会过去,白昼又变长,春暖花开惊蛰时,世间万事万物都在等待她,而他会零落进泥土里,生生世世守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