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卧底南宁大沙田码街 竞争激烈打出优惠价

2019-03-15 05:16

  数日来,南国早报记者卧底南宁市大沙田“码街”,先后两次向警方报警,但未见民警来

  10月12日,城管前来“码街”查处,彩民并未散去。在城管离开后,“码街”很快恢复“经营”。

  看似热闹的街道,却是吸金的陷阱:一张由庄家、分销商、“码仔”组成的地下“六合彩”网络,遍布南宁市大沙田片区的几条巷子。当地居民和外来务工者在这里听码、说码、买码,参加着一场场永不可能赢的博弈。这里的“码街”,也是隐蔽在南宁市各城区地下“六合彩”的一个典型缩影。

  这条隐蔽的赌博链条成型多年,庄家、“码仔”、供应者,各司其职,各取其利。连社会闲杂人员也参与进来,收起了“管理费”。明知是有输无赢,“彩民”们为何乐此不彼?连日来,南国早报记者卧底“码街”,揭露出了鲜为外界所知的种种内幕

  南宁市大沙田前进社区里的常乐二街、百灵路、平和街等街道人气很足。这3条总长度不足千米的城中村街道,几乎每天上午和下午,都出现很多摆卖六合彩资料的摊点,并引来大量买彩者。

  10月10日是星期四,是六合彩的开彩日。当天上午10时许,常乐二街的“码街市场”上人头攒动。“六合彩”资料一摊紧接一摊,“”特码,“”提点,十二生肖送码……令人眼花缭乱。

  南国早报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当天在这里参与地下“六合彩”的多达五六十摊。据了解,逢周二、周四、周六开码,这3条街巷都人满为患。

  由于“竞争”激烈,10日当天,一名摊主还打出“60岁以上老年人可以照顾一期5元”的优惠告示。

  南国早报记者利用一些“六合彩”资料作为道具,佯装要在常乐二街摆“六合彩”资料摊。

  10月11日上午,记者第一次“出摊”,刚把先前打印出来的材料摆在地上,几名操本地口音的壮汉就围过来说:“五蚊钱!(5元钱)”。在对方收钱离开后,旁边一摆摊的中年妇女说,这帮人都是跟“上面”有关系的,不给钱会被抓。

  接下来数天里,这帮人每天都来收钱,对象主要是卖“”者和收单的“码仔”。为何大家都心甘情愿交钱?人们的说法也各不相同,除了中年妇女所说的“关系说”,有人称这帮人都是地头蛇,也有人说这帮人在管理这个“市场”,“搞乱市场”者会被清理出去。

  10月11日是周五,并非开彩日,当天上午,几条“码街”依然热闹,一名收“管理费”、戴着一枚粗金戒指的男子来到一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旁边,将40元钱递给后者。“迷彩服”掏出一个小本子,将账目记下。

  由于参与者众,收“保护费”的人每天都有数百元的收入。不过,他们仅仅是地下“六合彩”获利链条里小小的一环。大小庄家、“码仔”、“”供应者才是最大获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