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心女人与彩票骗子的亲密接触

2019-03-12 04:44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成为地下庄家的过程中,一张由香港人、广西人和她的老乡织成的阴谋大网,就已经悄悄地罩住了她。

  李秀娟今年39岁,大学毕业后,她走过一段与许多同龄人相同的路:离开原工作单位,拿着不很多的一笔钱就下海了。她很幸运,挣了一些钱,还拥有了一个不错的小家庭。

  2004年,李秀娟的人生突然又经历了一次巨大的变动:曾经风风雨雨一路走过来的婚姻解体了。这次婚姻除了给她留下了一笔不菲的抚养费和大量的伤痛外,还将她的人生最美好的岁月剥夺得一干二净。整整一年的时间,李秀娟过得十分苦闷,她花费了大量时间来思考自己一直以来都视若生命的婚姻破灭的原因。

  这一年,对生活有些心灰意冷的李秀娟,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麻将桌上。下半年,她在牌局中结识了一个名叫吴少娥的“大姐”。“大姐”与她一见投缘,经常与她谈心,还常以过来人的身份开导她。对这位“大姐”知心的关怀,李秀娟心中十分感激,经历过婚变后空落的心也泛起一丝温暖。

  一天,吴大姐有点神秘地对她说:“我看你一个人也挺空闲的,不如找点事儿干干。我有一个很挣钱的行当,你干不干?”吴大姐说的行当,就是地下六合彩,她叫李秀娟做庄家,自己帮她收码单(也叫投注单,类似于彩票)。她说:“我接到的码单大多是中不了奖的,你当庄家接我的码单,稳赚不赔。”

  六合彩本是发行的一种彩票,中彩者奖金颇高。后来,有人利用六合彩开出的中奖号码(特码)搞起了赌博活动,这就是地下六合彩。

  凡是地下六合彩,都会有一个既有点资金,又被认为与香港六合彩总部有关系的人做庄家,庄家会制定出一整套包括奖金计算方法在内的“游戏规则”。有了庄家和“游戏规则”,就会有许多彩民慕名而来,直接或通过中介向他送码单,送本钱。开彩的时候,没有选中特码的彩民,他的本钱就归庄家了;选中特码的,就可以向庄家领取赔偿金。

  第一次听到“大姐”的那番话后,李秀娟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了——她的小日子虽然落寞,但过得还算宽裕,况且她还听说那东西是犯法的。

  提议遭到拒绝之后,“大姐”并没有作罢,此后打牌时她又几次抓住机会,以关心的姿态多次劝说李秀娟坐庄。“大姐”多次鼓动说:“我接到的单大多数都是买不中的,如果你当庄家接我的单,肯定会稳赚不赔。”久而久之,李秀娟就心动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来做一做事。由于怕她的资金到时会周转不来,“大姐”又十分“好心”地给她介绍了一个绰号叫“眼镜”的男子做合作伙伴。

  2004年10月,李秀娟和“眼镜”陆续做了两次庄家。两次开彩,她们的运气都很好,吴大姐给她送来的那些码单,居然没有一张是特码。这样,与码单一起送来的5000多元钱,就归李秀娟和“眼镜”两个人所有了。

  每次开彩,都是在“大姐”吴少娥的家里。根据吴少娥的说法,这是赌博,是政府禁止的,为安全起见,彩民一概不能出现,他们的码单和钱都由吴少娥收齐之后带过来,选中了特码,赔偿金也由吴少娥带给他们。

  吴少娥原本是一个富商的妻子,后来丈夫破产并外出打工去了,她的境况一落千丈。她已经近50岁了,又无一技之长,再要找回以前的日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恰恰这时候,她通过朋友“眼镜”认识了一个广西男子。这个广西人说,他跟香港六合彩总部有关系,他掌握了“秘密武器”,可以跟他们合作赚地下六合彩庄家的钱,关键是要找到愿意做庄家的人。一心想东山再起的吴少娥马上表示,她愿意与广西来的朋友合作,她可以帮着找愿意做庄家的人。

  几个月之后,她在麻将桌上认识了李秀娟,得知李秀娟刚刚离婚,还有一大笔存款,不由得欣喜若狂。经过一段时间的“亲密接触”,她取得了李秀娟的信任,再经过一番巧舌如簧的游说,李秀娟终于答应做庄家。然后,她又很巧妙地把“眼镜”介绍给李秀娟做合伙人。李秀娟当然不知道,这个“眼镜”,是吴少娥安插在她身边的一个卧底。

  然后,吴少娥又按照广西人的指令,让李秀娟做了两次庄家,让她尝到了一些甜头。在这两次做庄活动中,托她送码单的彩民其实是莫须有的,那些码单是吴少娥他们自己做出来的,让李秀娟赚去的那点小钱也是他们自己拿出来的。

  如今,眼看鱼儿已经上钩,吴少娥和她的同伙决定收线日又是开彩的日子,这天白天,吴少娥给李秀娟打了个电话,很兴奋地告诉她,“我这次收到了好几十张码单,还有2万多元钱,今天晚上你又要发财了。但是相应的,你至少要带8万元钱过来,以防万一嘛!”

  当晚,李秀娟带着57900元钱,兴冲冲地来到吴少娥家。和她差不多同时到场的还有吴少娥、“眼镜”和那个广西人。

  码单信息和赔偿比例输入计算器了,稍过一会儿,电台里就公布了当期六合彩的特码。让李秀娟十分惊恐的是,经过核对,这次收来的码单居然有14张是特码。计算下来,她和“眼镜”要支付22万元赔偿金。

  茫然之中,她把带来的钱统统交给了吴少娥,还打了一张5万元的欠条,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吴家。当着大家的面,“眼镜”也写了张欠条交给吴少娥。

  回到家后,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输掉巨款的一幕,反复地在李秀娟的眼前晃动。渐渐地,她对这事产生了疑心,于是马上就给“眼镜”打电话,叫他把那些码单都留下来,让她明天再看一下。不料,“眼镜”当即就在电话里告诉她:码单已经都毁掉了。听了这话,李秀娟不由连“眼镜”也一并怀疑上了。

  第二天,李秀娟一大早就找到吴少娥和“眼镜”,叫他们退还她的钱。但是,开始时吴少娥两人死活不承认骗了她。李秀娟反正已无钱给他们了,于是一口咬定是两人骗了她,一定要他们退钱,并且扬言说要报警,大不了大家一起坐牢。

  经过李秀娟几次大闹,吴少娥竟然线万元钱了。李秀娟才终于明白:自己原来真的是落入别人的圈套中了。后来,吴少娥退还给她3万元现钱,并给她打了一张1万元的欠条。至此,李秀娟却仍然没有也不敢去搞清楚,自己是如何被人家骗的。

  尽管这样,那个广西人还是因为另一个案子被警方抓住了。他叫吴树保,是一个惯犯。也许是为了立功赎罪,他顺带招出了这个案子,这样,吴少娥也被抓起来了。那个“眼镜”则因为外逃,一时还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在这个诈骗团伙中,吴少娥和“眼镜”之所以尊吴树保为头领,是因为他有一个特制的计算器,预先储存着若干写有特码的码单信息。等到吴少娥等人将码单信息输入大家公用的计算器之后,他只要用这个特制的计算器遥指公用的计算器,公用的计算器里就有了写有特码的码单信息,庄家就该遭殃了。

  可是,六合彩的特码是绝对保密的,吴树保如何能事先获得这个秘密?在公安机关,吴树保作出了交代。原来,他有一个香港的朋友,每次都用手机把香港公布的特码在第一时间告诉他,等到内地媒体公布的时候,已经是2分钟之后了,利用这2分钟时间差,他已经在特制的计算器里制作了上述信息。

  2005年4月13日,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以诈骗罪判处吴树保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2万元;以诈骗罪判处吴少娥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2万元。